1932年經典再造,全新時代意義|香奈兒推出《1932》頂級珠寶系列,重新描繪時代精彩

在1932年,儘管世界進入經濟大蕭條而陷入一陣憂鬱沉悶的氣氛中,但是仍有許多時代經典在這時期誕生-香奈兒所推出的首個頂級珠寶系列《Bijoux de Diamants》,突破性地以鑽石作為主角,融合香奈兒女士熱愛的各種符碼,創造了一代值得紀念的經典。而到了2022年,香奈兒再度推出《1932》頂級系列珠寶,將這一代經底重新詮釋,帶來嶄新的面貌和意義。


Text by Edgar Chang;Photo from CHANEL

 

▲模特兒佩戴《1932》頂級珠寶系列Allure Céleste項鍊。


1932年,世界正處於一個低沉而鬱悶的氛圍當中。在1920年代迎來了經濟大蕭條,導致許多產業欲振乏力,讓許多人對世界失去信心-然而正是在這段時期,獨具創見的Gabrielle Chanel女士,攜手了倫敦鑽石集團打造了香奈兒第一個以鑽石為主角的珠寶系列《Bijoux de Diamants》。


▲香奈兒品牌創辦人Gabrielle Chanel女士在1932年大膽的攜手倫敦鑽石集團打造《Bijoux de Diamants》。


這套珠寶的誕生,彷彿給當時慘澹的珠寶產業點亮一道光芒,精彩的設計,充滿時尚感和寶石美感的精彩作品讓許多人感到驚奇與耳目一新。也是自此之後,香奈兒開始固定推出精彩的珠寶作品,吸引了一批死忠的珠寶藏家,熱愛著香奈兒的精彩作品。


▲《Bijoux de Diamants》系列Comète胸針。


時間飛逝到了2022年,轉眼已經過了九十年,《Bijoux de Diamants》仍然留下了無可取代的時代意義。在這九十年之際,香奈兒再次推出《1932》系列頂級珠寶,以《Bijoux de Diamants》系列當中蘊藏的各種符碼為靈感,更導入了諸如轉換式珠寶、彩色寶石等概念,讓一代經典用全新的風貌與世人見面。


在創造嶄新的《1932》系列時,香奈兒珠寶設計師們先是導入了存在於《Bijoux de Diamants》當中的各種象徵性符號,這些符號來自於創辦人Garbrielle Chanel女士喜愛,綻放光芒的天體:彗星、星星、月亮、太陽。而透過新時代的工藝,香奈兒工匠們能夠使用嶄新的技術在眾多件的作品之中注入新意,讓一件又一件珠寶暗藏巧妙機關,不但便利好穿戴,當中更有許多可以透過拆解組合變化佩戴方式的可轉換式珠寶;最後,香奈兒大量運用鑽石以外的珍貴寶石素材,紅寶石、藍寶石、黃鑽...一顆顆璀璨閃耀的色彩,讓原本閃耀純白的鑽石作品添增更多豐富層次的變化。


▲《1932》系列Allure Céleste項鍊,為此系列當中第一件發表的作品,定價高達304,983,000台幣,為此系列中價值最高的作品。


此一系列首波發表的重點作品便是Allure Céleste,不但是第一件正式和世人見面的作品,也是此系列中價值最高的作品。定價304,983,000台幣,令人驚奇;同時也將此系列創作的三大符碼:彗星、太陽、月亮,融合為一,藉此清楚明顯地宣告著《1932》系列創作理念,是最能代表此系列的一件作品。


▲Allure Céleste項鍊許多部件能夠獨立拆解下來,作為胸針、戒指、項鍊等作品獨立佩戴,多樣化的佩戴方式亦呈現了《1932》系列的另一大重點。


除了匯聚三大符碼外,Allure Céleste項鍊本身鑲嵌了重約 55.55 克拉深遂緻藍的橢圓形切割藍寶石,及一顆約8.05克拉Type IIa DFL的梨形切割鑽石,閃耀無與倫比的華麗燦光,彰顯了《1932》系列是如何導入更多元化的寶石,變化出更多豐富的色彩組合;而這款可轉換式作品上有個可拆卸的造型光圈,可作為胸針佩戴,而中間一排鑽石亦能纏繞成手鍊、或縮短項鍊長度,這些設計都是向1932 年香奈兒女士推出的創作致敬,讓女性被星辰華麗妝點。


▲模特兒佩戴《1932》系列Comète Volute系列項鍊。


系列作主要環繞三大主題:彗星、月亮,以及太陽,三種不同的星體以鑽石還有其他色彩的寶石雕琢描繪出來,宛如天體照亮著大地讓佩戴者的身彩更加明亮醒目。而這三大主題也構成了三大子系列,各有各的美麗。


▲《1932》系列Comète Volute系列項鍊。


在彗星系列中,明亮的鑽石順著圓滑的貴金屬曲線鑲嵌,形成了一顆顆明亮的星星;無論是單顆星星或群星,散放著星體璀燦光芒,猶如幸運符般守護著佩戴女性的命運,一共三十四件作品讓人愛不釋手。系列中,Comète Volute項鍊及手鐲是系列中代表之作,飾以兩顆極具象徵性,分別19.32克拉璀璨橢圓形切割白鑽及黃鑽。以圓形切割鑽石為中心,氣勢磅薄的彗星胸針可從鑲嵌一顆梨形切割鑽石星尾拆卸轉換成手鍊佩戴。流星在手腕和指間螺旋式散落點綴,戒指上的彗星頂端更飾以一顆極為稀有的1.60克拉艷彩藍鑽。



▲Lune Éternelle系列項鍊。

▲Lune Eternelle系列胸針。

▲Lune Silhouette手環。

▲Lune Silhouette耳環。


銀白色的月亮,是天空中不會發亮,卻能夠靠著反射太陽光線綻放光芒的天體,神秘、婉約,又因為天體運行的因素時而改變形狀,充滿了多樣化面貌。在《1932》系列當中,以月亮作為主角的篇章,18件系列作品向太陽系中最神秘的天體致敬。


Lune Éternelle系列靈感源自《Bijoux de Diamants》鑽石珠寶系列中鋪鑲新月綴飾一顆彗星的頭飾。其中,Lune Éternelle項鍊以新月造型搭配一連串珍珠延伸貼合頸項,渾圓柔美的珍珠不僅能映襯佩戴者臉龐,搭配包鑲圓鑽同時能襯托新月結構造型。而胸針,則以童趣手法結合新月和火箭,在火箭末端鑲飾一顆重約3.20克拉DFL Type IIa馬眼形切割鑽石,搭配描繪火箭推進的放射狀線條,與太陽光芒有一曲同工之妙。


Lune Silhouette珠寶套組光暈設計彷如讓肌膚沐浴在夢幻光芒之中。精緻的包鑲鑽石細膩勾勒出月亮光暈,加上星星點綴,在K金線條與留白空間之間,營造虛實的璀璨效果。


▲Soleil 19 Août系列項鍊,黃鑽墜飾部分可以單獨拆解作為戒指佩戴。


最後,太陽篇章之中以金黃色耀眼的寶石化身為太陽的光芒,讓溫暖普照大地的陽光成為珠寶作品的主題。Soleil 19 Août系列珠寶套組結合白K與黃K雙色金及白鑽與黃鑽詮釋光芒四射的太陽圖騰,無論是項鍊和戒指中央皆以爪鑲突顯主石,並設置轉換式系統可拆卸成多元方式佩戴。Soleil 19 Août系列項鍊中央圖騰上1顆重約22.10克拉FVY IF枕型切割黃鑽,便可以獨自拆卸下來,作為戒指佩戴;而此時三排鍊的項鍊亦可以獨立掛於肩頸上,作為裝飾。


▲Soleil 19 Août戒指。


另外,珠寶創意工作室以Toi &Moi戒指概念,選用莫桑比克紅寶石呈現二顆如鏡射般的熾熱太陽。中央以黃K金包鑲分別重約4.97克拉及5.04克拉枕形切割紅寶石搭配白K金戒檯,在戒檯二側分別飾以三道光芒融合於整體作品。兩顆紅寶石亦可拆卸作為耳環,無論是成對或不對稱佩戴皆能增添不同的搭配可能。


回顧過往歷史的同時,《1932》系列以無限的巧思注入了更多別具性格的造型與機關,成為一整套概念完整、精彩萬分的頂級珠寶作品,可望成為另一個時代經典。

  • Facebook的 - 黑圈
  • Instagram的 - 黑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