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入「心庵香隱」,徜徉於茶香環繞,享受片刻如隱士般的慢活

推開心庵香隱的大門,主人蕭祺昌正以炭爐烘煮茶水、備著上好茶葉、焚燃精選搭配茶宴的沉香,迎接客人們到來。來訪的客人們是為了那一套主人收藏的古董旅行茶具,在陸龜「朱雀」的陪伴下,享受充滿茶香環繞,安寧而沉穩的午後。


Text by Jane Lin;Photo from Ying Yu Lai

從喧囂的馬路轉入靜巷,推開心庵香隱質樸的木門,主人蕭祺昌正備置著爐炭,烹水煮茶迎接訪客。雅致而靜謐的空間一隅,黑腳靴陸龜「朱雀」慵懶自在地行走,安定、沉靜的力量油然而生。


賓客們為了賞玩一套骨董旅行用茶具組專程而來。


因尺寸、風格等諸多因素,主人花了十多年才終於收集齊全。等待,對蕭祺昌而言,亦是收藏中必然的過程。喜愛茶與香進而收藏相關老物件,「因緣合和才能把許多事物聚在一起。物件在使用後流轉到他人手中,試想,我們現在手中握著的器物已經不知經過多少年歲、轉換過多少主人。」他說,「使用每一件器物時,我可以深切感受到與製作者的心意相通。在擁有一件器物時,心中總會有個畫面,據此陸續再找齊其他的物件,搭配成套使用。」


蕭祺昌的茶席與香席總能讓人沉醉其中,與所用道具深刻連結的他認為,道具的講究並非只追求形式,而是從決定喝什麼茶、賓客人數甚至煮水的器具選擇等,環環相扣、周全的關照。


時逢梅雨,他挑了一把小壺泡起2019年的武夷岩茶「金佛」,茶席間的用香則是越南黃油土沉,與入口餘韻十足的茶湯相互呼應。



泡茶與品香的過程中,茶找香、香找茶,滋味與香味如古人作詩應酬,饒富趣味。來到心庵香隱,蕭祺昌總是從起一爐炭泡茶做為一天的開始,名符其實的慢活,宛如隱士般的生活,對他而言一點都不枯燥。每天喝茶品香,外人總以為需要過人的物質條件才足以如此,其實不然。蕭祺昌認為,這樣的生活物質消耗並不多,但心境卻是得來不易。所謂「閒情難求」,多數人可能都忘了問自己,最寶貴的時間都消耗在哪裡了?!


當精巧竹製提籃裝載的旅行茶具一一展現眼前,在眾人低語驚嘆聲中蕭祺昌與大家分享了其中的故事。煮水用的茶銚最晚收到,而特別訂製的杯托布服則是最近才完成。


大約製於清代的提籃使用的是鳳眼竹,自古以來文人特別喜愛竹器的質樸感,但蟲蛀、易裂等特性導致保存不易,因而稀有。至於茶海,由於古時中式茶道並不使用,蕭祺昌特別找來當年日本至德化訂製的煎茶用「湯冷」古件,別致的造型非常吸睛。


迷你的杯子,則是從煉土開始完全手作的柴燒瓷杯。人文的累積,展現人的靈魂,或許正是這一切,讓骨董老件如此迷人。



  • Facebook的 - 黑圈
封面-VT139.jpg
封面-VS76.jpg
封面-TS189.jpg
  • Facebook的 - 白圈
  • YouTube的 - 白圈
  • Instagram的 - 白圈

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許轉載   © 2020 Vintage Squar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