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acebook的 - 黑圈

走一趟包山包海的南台灣古道行,體驗人文歷史與自然美景

呼喚我們的,是山林,是海洋,還是自我對行走的渴望?

台灣群山聳立,而又四面環海,想要用最貼近大地的方式,以雙腳丈量這片家園,莫過於來一趟包山包海的雙古道健行。


Text by 胡嘉穎;Photo from 胡嘉穎

▲太平洋的風,太平洋的浪,太平洋的圓石與漂流木,都在阿塱壹古道等我們來訪。


浸水營古道橫越中央山脈,曾經是台灣南部極為重要的東西兩側聯絡道路,留有許多人文遺跡,而沿途動植物豐富多樣,令人目不暇給。阿塱壹古道位於省道台26線未通車段,保存了台灣少數僅存的海岸原始森林,面對遼闊的太平洋,聆聽那獨特的南田石隨潮汐滾動的悅耳聲響,讓人流連忘返。兩條古道的山海旅程間,我們歇息於猶如世外桃源的 牡丹灣Villa,享受源自旭海、素有「美人湯」之譽的碳酸氫鈉溫泉。


▲走進霧氣瀰漫的森林,彷彿走進時光隧道,進入侏儸紀的蕨類世界。


走進霧氣瀰漫的森林,彷彿走進時光隧道。是來到,侏羅紀的蕨類世界,還是會遇見乘著轎子翻山越嶺前往台東,與父親相會的幼年胡適?這裡是,浸水營古道。


▲浸水營古道途經清代高雄州與台東廳的交界處。


浸水營古道西起屏東水底寮,東至台東加羅坂,早在五百年前便為原住民族往來東西的交通要道,現在沿途仍留有清代及日治時期的遺跡。1892年,胡適的父親胡鐵花曾代理巡撫經由此道前往台東,在日記裡有詳細的行程描述,後來兩、三歲的胡適也曾與母親一同乘轎往來這條道路。而隨著歲月過去,路徑有部分開闢為大漢山林道(以便國防部在大漢山頂建置雷達站),有部分掩沒在荒煙蔓草中,直到2005年才在調查與整修後開放為浸水營國家步道。浸水營年雨量超過5,000公釐,因而得名,煙雨濛濛是這裏常見的景色。


▲浸水營沿途有許多歷史遺跡,例如日治時期的出水坡駐在所。


由於地理位置及氣候的特殊條件,此處山區孕育出極為豐富的動植物,其中又以蕨類及蘭科植物最為精彩多樣,而看似綠意森森的密林裡,其實隨著季節變換,會有各式野花綻放,那透光的葉,也展現嫩紅、翠綠、枯黃……等不同色彩。


▲看似綠意森森的密林裡,其實隨著季節變化會有各種野花綻放。


時而微雨,時有藍天,而我最愛樹梢那抹輕霧。蕨類是恆常的存在,綠花肖頭蕊蘭則是這一季最驚豔的色彩。


▲阿塱壹古道近年名氣很響亮,一則為她的美、一則為所謂的「正名」。


或者被稱為阿塱壹古道,或者正名為琅嶠卑南道,無論如何,太平洋的風,太平洋的浪,太平洋的圓石與漂流木,都在這兒等我們來訪。


阿塱壹古道近年來名氣很響,一則是為她的美,一則是為了所謂的「正名」。有人說,應該稱為琅嶠卑南道,意為從琅嶠(恆春)走到卑南(台東)的道路;在地人卻說,他們祖上就稱這裡為阿塱壹,為什麼要改名?或許這一切還是要留待時間慢慢尋求解答。同樣充滿變數的則是這裡的天氣,有時晴空萬里,碧海藍天,潮聲悠緩慵懶;有時鋒面過境,驚濤裂岸,潮聲澎湃磅薄。


▲解說員觀測著潮起潮落,指揮團員快步通過。


記得有一次,在此逆風前行,步履維艱,撲面而來是黏膩的海水花,眼鏡都模糊了,正當我心中暗嘆的時候,卻聽到同行的年輕友人說:「海好漂亮!」我不可置信,以為風浪太大聲,自己聽錯了,還呆呆地反問一次確認。


不多久,又聽到有人陸續說:「今天好開心!」「今天好好玩!」「今天路程好棒!」原來,跳著石頭,躲著浪花,對很多人來說是新鮮難得的體驗,這就是最美好的阿塱壹!何必執著於有沒有碧海藍天,何必糾結於是不是風和日麗?


後來我才知道年輕友人是生平第一次見到太平洋,如此洶湧遼闊的世界最大洋,對她來說應該是極為震撼的吧。


牡丹灣Villa位於阿塱壹古道起點的旭海,正是這趟旅行最好的歇腳處,一間間villa沿頭目湖而立,隱世而靜謐。我們在此享用一泊五食,除了有當地、當季食材所料理的佳餚,還有溫泉水滑洗凝脂,恰能消除那因橫越島嶼健行一整天的疲勞。第二天可以睡到自然醒,之後在湖畔垂釣,在發呆亭放空,或是繼續泡湯,甚至還可以享受SPA按摩,讓身心靈都得到舒緩釋放。用完午餐後再出發前往阿塱壹,這時,貼心的Villa員工會將前一天因為我們長途健行較晚抵達而還沒吃到的下午茶打包,成為今天的小點心。其中,用假酸漿嫩葉包裹小米所做成類似粽子的吉那富,是最受喜愛的風味餐!


▲牡丹灣Villa位於阿塱壹古道起點的旭海,正好是這趟旅行最好的歇腳處。


在翻山越嶺長達近16公里的浸水營古道健行中,包含了體力與意志的考驗,慢慢調整呼吸,協調著全身的肌肉,負著背包,邁步前行。初時會新奇地看著風景,觀察植物,興奮拍照,漸漸地有時會走到物我兩忘,身體愈來愈疲累,腳步只能機械式抬起與放下,腦袋似乎無法思考,但與其說是放空,卻又好像不斷檢視放映著關於自己的種種。


▲阿塱壹古道上的南田石與漂流木。


走完全程,身體每一寸肌肉都在叫囂著痠痛,但在心情上,好像又因為這樣清晰的疼痛,而感覺到自己還生猛地活著。尤其當全身浸泡在溫泉中,雙手撫摩肌膚,彷彿和泉水一起療癒自己的每一寸,對著肌肉說出一聲聲感謝,也不禁升起了旅程結束後要好好鍛鍊體能的立志之心。然後,很神奇的,經過一夜休整,無論前一天再怎麼筋疲力盡,第二天的阿塱壹之行,每個人都可以腳步輕捷地前進。或許,是感覺到自己已經有了一番蛻變吧!這是一趟美好的旅程,與山,與海,與自己深度的相遇。而想要行走的渴望,下一次將帶領我們前往何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