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acebook的 - 黑圈

致敬空間的藝術|勞力士與寶格麗以不同方式向建築美學致意

隨著時代發展,建築成了一門深奧的藝術,不僅僅是建構出美好舒適的空間,更透過有形的設計傳達無形的理念。作為腕錶品牌,勞力士與寶格麗對於建築皆有著一份敬意,以不同的方式對建築藝術致意。


Text by Edgar Chang;Photo from BVLGARI、ROLEX

▲位於威尼斯國際雙年展花園(Giardini)的勞力士展館外觀令人聯想到品牌經典腕錶所採用的三角坑紋外圈,其精巧設計充分突顯出建築藝術與製錶工藝之間的深厚淵源。©Reto Albertalli


建築與腕錶,是兩門完全不同的藝術。然而,無論是建築或是腕錶,皆需要職人們投注心力,巧妙的掌握科學知識和精密計算,耗費時間與心力才能夠完成。有感於這一點,勞力士一直以來對於建築藝術皆有著深刻的敬意,並且大力支持。


自2014年開始,勞力士便是威尼斯建築雙年展的指定合作品牌,多年來,位於威尼斯國際雙年展花園(Giardini)的勞力士展館不斷推出眾多精彩展覽,顯現勞力士對於建築藝術的熱愛。場館的設計本身便耐人尋味,其外觀令人聯想到品牌經典腕錶所採用的三角坑紋外圈,此一精妙的設計,巧妙的將建築藝術和腕錶工藝作了深刻的連結!


▲由日本建築師隈研吾設計,位於德州達拉斯的勞力士大樓。©Cédric Widmer

▲由日本建築事務所SANAA設計的洛桑聯邦理工學院勞力士研修中心(Rolex Learning Center)。©Rolex_Jess Hoffman

▲由米高·格拉夫斯(Michael Graves)設計,位於美國賓夕凡尼亞州的勞力士利蒂茨製錶學院。©Herman Mayer


除了在威尼斯建築雙年展大力贊助以外,勞力士更以許多實際行動,表達對於建築藝術的支持與熱愛。首先,勞力士遍布全世界諸多重要的辦公場所皆委託知名建築師著手設計,並鼓勵建築師們在設計當中落實永續發展的理念,藉此達到勞力士所設定「保護地球,恒動不息」的目標。


例如,位於美國德州達拉斯的勞力士大樓,便是委託了日本當代知名建築師隈研吾來進行設計。這棟大樓每一層皆像是水道梯田般的層層排列,巧妙運用自然光、空間和精心調整的表面,創造出獨樹一格、大膽前衛且符合環保理念的精妙設計。


另外,由大衛.奇普菲爵士著手設計,位於美國紐約市的勞力士總部大樓,25層樓的建築採用鋸齒狀外觀,呈現堆疊式造型,除了新穎前衛以外,更是符合領先能源與環境設計鉑金認證標準,注重減低耗能,為環境保護與永續發展盡份心力。


此外,由米高·格拉夫斯(Michael Graves)設計的美國賓夕凡尼亞州利蒂茨製錶學院、槙文彥(Fumihiko Maki)設計的東京勞力士大樓以及由日本建築事務所SANAA的建築師妹島和世與西澤立衛共同設計的洛桑聯邦理工學院勞力士研修中心,這些建物都是勞力士落實此一理念的具體展現。


▲「勞力士創藝推薦資助計劃」於2018至2019年間,由大衛.阿德迦耶爵士與瑪莉安.卡馬拉師徒二人攜手合作。©Rolex_Thomas Chéné

▲「勞力士創藝推薦資助計劃」於2018至2019年間,由大衛·阿德迦耶爵士與瑪莉安·卡馬拉師徒二人著手為卡馬拉的家鄉、尼日首都尼阿美設計一座文化中心。©Rolex_Reto Albertalli


此外,如同勞力士重視腕錶技藝的傳承,積極培育後進的行動,也同樣落實於對於建築藝術的支持之中。尤其所推出的「勞力士創藝推薦資助計劃」已有近二十年歷史,計畫每兩年一度發掘不同領域的年輕藝術家,除了大力贊助以外更促成業界知名大師與這些年輕的藝術家們合作,結為師徒,藉此挖掘新銳,傳承大師經驗。


2018~2019年間,大衛.阿德迦耶爵士與瑪莉安·卡馬拉(Mariam Kamara)兩人便是在這項計畫當中認識,並攜手為卡馬拉的家鄉、尼日首都尼阿美設計一座文化中心。設計中採用簡單實惠的生態環保素材,最終創造出滿足當地需求、美化社區的場館,同步落實符合永續發展的理念。


▲BVLGARI Octo Finssimo安藤忠雄限量版腕錶。


同樣致力於腕錶創作的寶格麗,在今年也同樣推出一枚特別的限量版腕錶,與建築師安藤忠雄合作,將建築藝術完整融合在腕錶設計當中,展現其對於建築藝術的熱愛與敬意。


安藤忠雄是日本最知名的幾位建築師之一,他最擅長以混凝土和玻璃作為清水模建築素材,再結合饒富興味的光線技巧,打造別出心裁的建築。而在寶格麗所推出的Octo Finssimo安藤忠雄限量版腕錶當中,便用另類的方式把安藤忠雄的建築美學呈現。


▲新版Octo Finssimo安藤忠雄限量版沿用了建築師鍾愛的「時間」主題,再揉合三日月(Mikazuki)元素。


在新版Octo Finssimo安藤忠雄限量版腕錶上,擁有深藍色漆面錶盤,上頭的漩渦自小秒針盤的中心向外擴散,而金色新月掛在五點鐘位置的夜空。腕錶本身採用黑色陶瓷製作,並以透明底蓋呼應安藤忠雄建築中常見的「通透感」。月亮、螺旋展現了安藤忠雄對於時間的想像,而其對於建築作品玩轉形狀、體積、材質與空間設計的概念,更是完美展示於這枚腕錶之上。


▲錶身以黑色陶瓷製作,加上螺旋、月牙等概念呈現安藤忠雄對於時間的想像,把建築師的美學觀點和腕錶工藝做了完美的融合。


儘管方法不同,但勞力士與寶格麗接呈現出對於建築美學的熱愛,也成功地將這兩個看似不同,卻有眾多共通點的藝術,結合於一體,令人神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