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建物,搖身一變成為超級奢華酒店!這些由古蹟改建的頂級旅宿你去過了嗎?

建築不只是人們的居所,更乘載了數十年甚至上百年的文化記憶。而在世界各地,不乏有心的投資者耗費巨資,將古蹟改造成奢華、舒適又現代化的高級旅宿,讓旅客駐足,欣賞隱含於建築裡的美麗故事和文化意涵。


Text by Megan Huang;Photo from Rosewood Vienna, The Madrid Edition, Waldorf Astoria Washington DC

 

維也納瑰麗酒店透過設計師的巧手,使古老的建物之中有了全新面貌。


乘載著豐富歷史文化的百年建築,讓人感覺充滿韻味,一走進空間,像是掉落時光隧道般穿梭到了過去,若是再加上細心修復改建後,換上了美麗新裝,搖身一變成了奢華酒店,那就更加引人入勝了!而這樣華麗變身的案例不少,像是今年8月,甫在在奧地利首都開幕的維也納瑰麗酒店(Rosewood Vienna)就讓人眼睛一亮。


走在奧地利市中心的老城區,在這觸目所及盡是古色古香的街景中,一棟可追溯至1835年,且由奧地利建築師 Alois Pichl 以新古典主義的藝術風格所打造的建築物,正是維也納瑰麗酒店的所在地,此處曾被作為奧地利第一儲蓄銀行(Erste Group Bank AG)的總行,在經瑰麗酒店集團(​​Rosewood Hotels & Resorts)納入成為第五個在歐洲據點後,交由A2K、BEHF兩家當地的建築設計公司,以及倫敦室內設計師Alexander Waterworth攜手巧手改造後,有了全新面貌。


維也納瑰麗酒店內部僅此一間的總統套房-霍夫曼府邸。

位於維也納瑰麗酒店頂樓的Neue Hoheit 餐聽與酒吧。


維也納瑰麗酒店各項豪華細節體現在71間客房、28間套房,以及僅此一間且作為總統套房使用的霍夫曼府邸(Hoffmann House)中,包含全都配備了以胡桃木、皮革與當地生產的灰色大理石等所打造而成的迷你吧,以及訴求頂級奢華的衛浴設備等,而來到頂樓的Neue Hoheit 餐聽與酒吧,更可一覽以奧地利木製品所打造的空間,別具經典風格。


馬德里艾迪遜酒店的大門是由建築師Pedro de Ribera所打造的建物改造,讓酒店從大門開始就讓人印象深刻。

兩位建築設計師John Pawson與François Champsaur成功將現代夜店風格帶入馬德里艾迪遜酒店。


往南走來到西班牙首都馬德里,也是今年才開幕的馬德里艾迪遜酒店(The Madrid Edition),則是從大門起,便給人留下深刻印象,因為取自18世紀時,巴洛克(Baroque)藝術風格盛行時期,一位建築師Pedro de Ribera所留下的古蹟作品所改造,讓酒店的門面設計感十足,且在白天黑夜都有著截然不同的風情,而穿越大門後,來到了酒店空間,由艾迪遜酒店品牌創辦人Ian Schrager,與來自英國與法國的兩位建築設計師John Pawson與François Champsaur 共同打造,將品牌最具特色的夜店風格帶入酒店,更可感受新舊交地之間的特殊風格,讓人為之驚艷。


華盛頓特區華爾道夫酒店由一棟座落在費城大道的古老建築物所改建而成。


而古典風格瀰漫的氛圍,從歐洲吹到了美洲大陸,來到了美國的政治中心華盛頓特區,一棟座落在費城大道(Pennsylvania Avenue),且鄰近美國白宮與國會大廈的建築物,最早由美國建築師Willoughby J. Edbrooke以19世紀中時盛行的羅曼復興式(Romanesque Revival)風格所打造,外觀看來穩重雄偉,且賦予了塔樓、拱門等設計細節,更讓人感覺充滿藝文氣息。


透過木質調與藍白色系的設計元素,華盛頓特區華爾道夫酒店打造兼具古典與奢華並陳的氛圍感受。

華盛頓特區華爾道夫酒店保留了許多建物原先的樑柱架構。


此一建築物在1892年至1899年時,被作為美國郵政總局(Old Post Office, Washington, DC),1973年起,成了國家史蹟名錄(National Register of Historic Places),到了近代,更由美國前總統川普買下成了川普酒店( Trump International DC Hotel) ,今年,則改造成為華盛頓特區華爾道夫酒店(Waldorf Astoria Washington DC),在既有的古典樑柱等架構下,以大量木質調與藍白色系為設計元素,打造兼具古典與奢華並陳的氛圍感受。

  • Facebook的 - 黑圈
  • Instagram的 - 黑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