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當代風潮又起,市場新寵陸續浮現 Japanese Art Rising

Text by張禮豪

Photo from上海匡時、蘇富比、佳士得、白石畫廊、東京画廊+BTAP

過去幾年,在草間彌生、奈良美智領軍之下,日本當代藝術在藝術市場上明顯熱得發燙,無論原作、版畫,乃至於衍生商品都造成搶購風潮,也開始有人感到好奇:「這樣的高價競逐會持續到什麼時候?會不會有崩盤的一天呢?」,又或者思考:「那麼下一波起而繼之的人選又會是哪些呢?」面對前面兩個問題,短期之間可能還未能有真正的答案;然而,已經有些藝術家的名字慢慢地浮上檯面,準備成為市場與藏家的新寵。


藤田嗣治《裸女與貓》。


村上隆《雲龍圖─紅色突變》。


名字經常被拿來與上述兩位藝術家並列、將日本御宅族精神發揮到極限的超扁平藝術運動發起人村上隆,近日在市場上突然有了爆發性的表現。四月間,其長達18米的鉅作《雲龍圖─紅色突變》在上海匡時拍場首度現身中國,從人民幣600萬元起拍,最終竟以人民幣5589萬元成交,引發熱烈討論。早在1920年代就已揚名海外的藤田嗣治,他以日本畫的精細線條來結合西方油畫技巧,打造出獨一無二的「乳白色肌膚」,使筆下的女性深受喜愛,在歷經一段沉潛後,一旦有作品出現拍場,都吸引新興藏家高價競逐。


元永定正《無題》。


松谷武判《圓圈,96.12.1》。


具體派成員‧躍居第一線

戰後重要藝術團體─具體派無疑也在這一波風潮中備受矚目。除了吉原治良、白髮一雄、田中敦子、嶋本昭三等人,自學而成的元永定正,不僅利用噴槍來噴繪壓克力顏料,更將日本傳統繪畫中的滴流式技法,也大膽結合不同媒材來深入探索形體與色彩,在不同空間打造出獨特的藝術面貌;再加上晚期生涯曾多次為童書創作插畫,在在使得其作品充滿天馬行空的想像而深受喜愛。

另一位松谷武判生於大阪,1960年首度參與具體派展覽,並於1963年成為第二代成員,後到巴黎留學並定居至今,是至今碩果僅存的具體派藝術家。其以激進的創作方式,例如將大量的白膠覆蓋於畫布上,以電風扇或吹風機等方式讓白膠凝固,並形成膨脹、或皺摺等奇異的紋路,並於白膠上疊上墨水作畫,產生簡潔有力的抽象藝術,徹底突破傳統平面繪畫的二度空間限制,令觀者馳騁於平面與立體之間的想像地帶。松谷武判於2017年參加威尼斯雙年展頗受好評,近期又與國際頂尖畫廊豪瑟沃斯合作,除了將持續傳達其探索空間語彙與內涵的藝術主張,具體派的整體藝術成就無疑也益發彰顯。具體派成為亞洲當代藝術市場不可或缺的重要板塊,殆無可疑。


矢柳剛《豐收》。


岡本信治郎《花迷路娘道成寺》。


詼諧幽默中歡樂美好

年紀稍長於松谷武判、出生於北海道的矢柳剛現已85歲高齡,卻仍然活躍於國際藝壇。他在大學輟學後移居巴西聖保羅,1960年代赴巴黎銅版畫大師史坦利‧威廉‧海特的「17工作室」學習工作,深刻地影響了他日後自由悠遊在油畫、版畫、壁畫乃至於時裝設計等不同媒材之間的藝術創作。其創作從日本浮世繪傳統出發,結合情色解放、對於動物環境的愛護等議題,透過大膽明亮的色彩以及詼諧幽默的構圖,徹底地將自身在異國生活的生活經驗展現出來,形塑出跨越國界的藝術風貌,不但帶給觀者強烈的視覺衝擊,更能輕易心領神會其中所蘊含的歡樂與美好。與矢柳剛同齡,岡本信治郎生於東京,其創作最早受到新印象派畫家秀拉的啟發,透過明快的色彩與單純的型態來表達其對於現實世界的觀察,展現出超凡的想像,因而被視為日本波普藝術的先驅之一。

可以說,這幾位藝術家都有自己獨到的藝術面貌,在日本當代藝術發展的歷程中也確然有他們的一席之地,想來往後在藝術市場的表現,定會得到越來越多愛藝人士的肯定。

  • Facebook的 - 黑圈
封面-VT140.jpg
封面-VS77.jpg
封面-TS189.jpg
  • Facebook的 - 白圈
  • YouTube的 - 白圈
  • Instagram的 - 白圈

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許轉載   © 2020 Vintage Squar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