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究海洋深藏的秘密|江詩丹頓閣樓工匠三問報時陀飛輪Flying Dutchman腕錶

今年度江詩丹頓以「Anatomy of Beauty」作為參與Watches & Wonders錶展的主題,推出多款講求製錶與珍稀工藝細節的腕錶,希望藉此深入剖析蘊藏在每一支腕錶裡的「美」。而其中,向來受到許多藏家關注的「閣樓工匠」系列,再度打造令人驚嘆的閣樓工匠三問報時陀飛輪Flying Dutchman腕錶,以古老的傳說為題,向這片神秘海洋致敬。


Text by Edgar Chang;Photo from VACHERON CONSTANTIN

 

江詩丹頓閣樓工匠三問報時陀飛輪Flying Dutchman腕錶。


神秘而浩瀚的海洋,向來吸引著人們對其無止盡的探索,也因此衍生出許許多多神話與傳說,它們之中有的迷人,有的帶有刺激與恐怖,而無論如何,這些傳說都反映了人們對於海洋的嚮往。江詩丹頓閣樓工匠Les Cabinotiers系列,今年以「Les Royaumes Aquatiques」作為主旨,創造了多款刻畫海洋生物、傳說、故事寓言…等的精采腕錶作品,而其中一款「閣樓工匠三問報時陀飛輪Flying Dutchman」腕錶,則告訴了我們一個自十七世紀便流傳於水手們之間的古老神秘傳說…


閣樓工匠三問報時陀飛輪Flying Dutchman腕錶錶盤繪製傳說中的帆船「飛行荷蘭人Flying Dutchman」,並具備陀飛輪、三問報時等功能。


在十七世紀航海正興盛的時代,水手們之間流傳著一個傳言:一位受到大海厭惡與詛咒的船長,帶著他的船員搭乘名為「飛行荷蘭人Flying Dutchman」的船隻在海上進行著無止盡的迷航;而任何一名水手在航海期間,只要目擊到這艘船隻,便會發生可怕的不幸。


這一則故事也在作曲家華格納的筆下成為一齣著名的歌劇《飛翔的荷蘭人》,在劇中如此歌頌著:「尋覓陸地是種恩賜,然而我永遠也找不到」,「大海的浪潮,我會忠誠於你!」,充分的訴盡這艘永世迷航無法靠岸船隻的悲嘆。


透過微繪琺瑯與灰階琺瑯的技藝,江詩丹頓在錶盤上面描繪出Flying Dutchman於狂風暴雨的海洋上迷航的身影。


為重現這艘帆船的身影、在壯闊海洋上迷航的蹤跡,江詩丹頓特別請工匠以「微繪琺瑯」與「灰階琺瑯」兩種不同的琺瑯彩繪工法進行錶盤的彩繪。首先,以微繪琺瑯的技術在金質的基底上塗覆一層不透明的白色琺瑯,再用極為精細的筆刷將不同色調的釉料逐層在白色基底上上色,仿彿在「畫布」上繪製一副水粉畫。每上一次色,便要送進火爐內進行高溫的燒灼、定色,最終慢慢完成一幅震撼人心的圖畫。


接下來,工匠再度以灰階琺瑯進行加工,以一層層的白釉或「利摩日白釉」去勾勒強化船隻本身的線條與輪廓,使其呈現出明暗不定的光影層次。這種白色琺瑯的熔點在40°C左右,因此在著色完成送入爐內進行燒灼定色的時候並不會影響到原本的微繪琺瑯所上的色彩。整個過程耗時費工,且如果著色或是燒灼的過程稍有不慎便會毀於一旦,讓數個月的心血白費。


閣樓工匠三問報時陀飛輪Flying Dutchman腕錶搭載江詩丹頓自製2755TMR手動上鍊機芯。


而在功能方面,這枚腕錶搭載的是改裝自2755機芯的2755TMR手動上鍊機芯,由471個零件組成,具備一分鐘陀飛輪、2.5Hz的高振頻,動力儲存達到58小時,而且添加源自Tour de l'Île周年紀念錶的三問報時裝置,以美妙的音響報出小時、刻鐘和分鐘。該款腕錶也配備了這一完全靜音的向心性飛行報時調速器,能有效避免機械結構過度磨損。


這枚腕錶不只完整的對應到閣樓工匠今年「Les Royaumes Aquatiques」的主題,更是呼應江詩丹頓於Watches & Wonders錶展中所訂下的「The Anatomy of Beauty」主旨,透過精湛的珍稀琺瑯工藝,將製錶的美學完整的展現在世人面前,並同時帶領著我們向這片浩瀚無窮的海洋獻上敬意。

  • Facebook的 - 黑圈
  • Instagram的 - 黑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