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筆凝情 寫意浮生 The Portrait of a Lady

人們總愛以「最美的主持人」稱呼白嘉莉,但其實她擔任主持人的工作不過十年,可這黃金十年卻定調她不同凡響的一生。而今,從心之年的白嘉莉,舉手投足依然是芳華正盛的天后,雍容華貴,端莊自持。她就像個活生生的經典傳奇,用最工筆細膩的迷人姿態,活出最富足感恩的寫意人生。即使褪去昔日耀眼的明星光環,白嘉莉依然以她與生俱來的迷人魅力,參與各種慈善、藝文活動,影響力始終不減。

(Photo by Steven Lin; Make-up by Hanya; Hair by Tom@FLUX ; Fashion by Sophia Wedding Studio; Jewelry All by PIAGET)


優游藝術 妙筆如花


受邀擔任台中全球代言人的白嘉莉,特別於「2020台灣元宵燈會在台中」活動期間舉辦她的畫作個展。為了這次展覽,她首次涉足陶瓷畫作,只見栩栩如生的洄游魚兒、嬌豔欲滴的盛放蘭花、對翩翩起舞的繾綣彩蝶…在瓷器上躍然生動。「可惜大約一半的瓷畫都燒壞了,」白嘉莉邊說邊露出遺憾神情,不一會兒她又興趣盎然地說,下一次她還要嘗試更多不同媒材的藝術創作。正是如此大膽開放的心靈,才讓白嘉莉在藝術的世界中優遊自得。


當年,白嘉莉遠嫁印尼,人生地不熟,萬分苦悶,母親建議她作畫排遣,於是開始習畫。早年專攻花鳥工筆,臨摹張大千先生的仕女圖時,頭髮部分甚至要刷上50次才行。而今,她的畫風融合了西畫的奔放不羈與中畫的內斂底蘊,更顯動人。「有人說我現在畫風轉變,不再是傳統工筆,」她指著一幅將印尼Batik蠟染圖騰融入畫作的彩魚作品,「這一筆一畫都是精細的工筆呢!就像那些印象派抽象派的大師們,當年也都是從精細的素描臨摹起,有了紮實的基本功,才能夠隨心所欲千變萬化。」

白嘉莉自承最愛畫花,「我覺得每朵花就像女人的一生。我的花,常是取材於自己花園裡的花朵。有時候我的花,則是心中的花朵,他們反映了我對生命與美追求和嚮往,而且,有時心中的花朵更美過現實的花朵。」白嘉莉說,「我認為只要用心,生活的一切都可以是藝術。」

人生最美 此情深


在畫展正式開幕前,白嘉莉特別來到攝影棚,穿戴盛裝禮服與璀璨珠寶,和大家一起迎向嶄新的一年。高雅大方的伯爵珠寶與腕錶,一直是白嘉莉最鍾愛的收藏。本次拍攝,伯爵亦精心挑選了多樣頂級珠寶與巨星相互烘托。看著手上所戴的伯爵頂級祖母綠戒指,白嘉莉不禁回憶起,曾經,她擁有一顆八克拉祖母綠戒指,是先生黃雙安送給她的生日禮物。在一次的旅行中不慎遺忘在旅館裡,數日後驚覺,卻再也尋不回。深愛她的先生安慰說日後再補送,沒想到隔年他就離開人世了…

(Photo by Steven Lin; Make-up by Hanya; Hair by Tom@FLUX ; Fashion by Sophia Wedding Studio; Jewelry All by PIAGET)


當我們問她在眾多珠寶收藏中,最喜歡的是哪一件?白嘉莉寓意深重地說:「凡我身上的裝飾―奢侈品名牌,都是信物也是情感的紀念品,不是價值多少,而是情感有多深,『恩情無價』。親情、愛情、友情…都是恩情。我現在總是提醒自己追求的是人生價值―信仰、尊重、欣賞和感恩。」


人間有味 是清歡


白嘉莉曾說,她最喜愛蘇東坡《浣溪紗》中的一句詩:「人間有味是清歡」。遍嘗人生百味之後,最能夠吸引人用心領會的,反而是初春曉寒之中,品茗鮮蔬的清歡滋味。這是一種洞察世態之後,發乎內心的真誠愉悅與人生智慧。回首前塵,無論是物質或是情感,全都是成就她人生美好回憶的恩賜。


千帆過盡,如今的白嘉莉,憑藉著摯愛親友的關懷,逐漸走出2018年先夫黃雙安病逝的哀傷。帶著她回顧一生的美麗著作《白嘉莉.回眸》,以及習畫逾40年的70餘幅代表作,回到她最心心念念的故鄉台灣,以她作家/藝術家的嶄新身分,回饋這片土地上的親愛人們,也療癒她漂泊異鄉多年的遊子心靈。

Text by Erica Yu

  • Facebook的 - 黑圈
封面-VT139.jpg
封面-VS76.jpg
封面-TS188.jpg
  • Facebook的 - 白圈
  • YouTube的 - 白圈
  • Instagram的 - 白圈

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許轉載   © 2020 Vintage Squar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