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日本男子也崇尚小包!|腰間上的「印籠」

日本文化中和服總榜上有名,但它其實沒有口袋,女性會將小物放置和服的袖子裡,而男性將於腰間配戴名為「印籠」的小型容器,可謂當時男性的時尚單品,許多達官貴人及武士將其用於展現自身品味及財富。隨著和服文化的消長,印籠這項工藝品逐漸沒落,至今成為受人追捧收藏的藝術品。


Text by Doris Chen;Photo from BONHAMS

古代日本男性的腰間小包:印籠

▲配戴印籠的示意圖。


印籠,原意為盛載印章之籠,為古代日本男性在和服腰間上配戴的一種重要配件,為「提物」的一種,也是當時男性的時尚單品,道理有如現代女性佩戴包包。因為和服不設口袋,分格構造的印籠正正可用作收納如藥品、煙草、印章等隨身攜帶之物,裝飾性與功能美感兼具。


▲印籠本是以裝置印章為主要,後衍伸為具收納、裝飾的時尚單品,並有多樣化的材質選擇。


印籠的材質非常多樣化,多以木竹或金屬製成,當中又以漆藝印籠最為精密。僅僅方寸之間,可呈現如家紋、動植物、景觀等各式圖案,層出不窮,令江戶時代具備潮流觸覺的富家子弟、達官貴人、以至武士階層均為之追捧,籠不離腰,按時節及場合而配戴不同款色,以表達自身品味之高,印籠亦因此從日用品演變成藝術品,問頂日本一流工藝。


日本漆器第一人:柴田是真

▲19世紀中國古墨意匠黒漆印籠。


而說到漆器印籠便不得不提柴田是真(1907至1891年),只有他大抵稱得上是「日本漆藝第一人」。柴田擅長以漆模仿其他媒材,其19世紀中國古墨意匠黒漆印籠則以光亮的黑漆營造出中式墨餅的啞緻質感,邊緣碎裂的痕跡也是故意刻上,可見技巧之出神入化。柴田是真於85歲辭世,前一年被選為「帝室技藝員」,相當於現今的「國寶」。


印籠上也看得見的「蒔繪」技法

▲19世紀薩摩紋付春畫蒔絵鞘印籠,銘「桃葉(花押)」。


19世紀薩摩紋付春畫蒔絵鞘印籠,銘「桃葉(花押)」,外面刻有薩摩島津氏武士家家紋,內藏的春畫描述武士交歡情景,以「蒔繪」技法灑上金銀彩粉精繪而成,色彩有如油畫般鮮活生動,但要以漆達成如此細緻境界,則極為難得。距今雖已逾兩百年歷史,卻華光不減,可知漆器的耐久性。


▲19世紀 鏡石図蒔絵印籠,銘「本阿彌枩悅 枩悅(方印)」。


漆藝印籠上的漆,乃出自亞洲漆樹的樹脂。樹脂有毒,含有高濃度的漆酚。工匠需從漆樹樹幹割出樹皮,讓樹脂慢慢滲出,再逐滴積累而成,而每株割開樹皮的漆樹都需時至少三天時間休息。


印籠工匠把珍貴得來的樹漆耐心地重覆塗上,再利用其獨有的黏性,依照設計的圖樣加上金銀色粉,此工序名為「蒔繪」。印籠雖小,但從採漆以至完成一件漆藝印籠,卻需用上頂尖匠人以年計的時間製成,無疑是一個繁複且危險的過程,現代如是,古代更甚,因此漆藝印籠十分珍罕。


「滄海拾遺: Edward Wrangham東瀛藝術遺珍」拍賣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