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夢』裡有疤嗎?| 白石畫廊展出孟耿如二度個展《來夢裡的空間》


做為以藝術家身分舉辦的第二次個展,《來夢裡的空間》光是名稱便意趣呼應了藝術家ARU Meng 孟耿如的姓氏。《來夢裡的空間》不僅僅是一場有著繽紛色彩的奇幻夢境,更像是藝術家孟耿如個人私密的內心空間,無法以言語表述的大量情感必須以夢境為名,才有了媒介得以向世界敞開,裂出一道光來。


Text by Ying-Tsen LIN;Photo from 白石畫廊


《傷不了我》/2020/65.0x53.0/蠟彩於畫布。


⽣於1991 年,藝術家ARU Meng 的另⼀個分⾝為孟耿如,很訝異突然可以在創作中找到另⼀個自己,並且跟演員相輔;⼀個是⽤⾝體表達情緒,⼀個是⽤顏料筆觸形體來傳達意念。ARU Meng 則在創作媒材的選擇上也從不設限,壓克⼒顏料、⻄班⽛蠟彩、⽊頭雕塑甚⾄是⽔泥等複合媒材,對她來說皆為靈感的來源。此次與展覽同步推出的創作圖⽂書,便是以此幅作品當作封面。


「我覺得這幅畫充滿了希望,在有些晦暗不明的角落,依舊有什麼東西在發光。」孟耿如在現場媒體的提問之下如是回答。


ARU Meng,⼀位具有多重⾝份的藝術創作者,⾝材纖細的她可以在烈⽇下揮汗如⾬地鋸開⽊材

,也可以在⼯作室裡待上⼀整天與顏料獨處。


對孟耿如 來說,創作原先是為了背對外界的關注,以及轉移驟然失去弟弟的傷慟,最後竟意外地在拿起畫筆的過程中,找到了另⼀個從未發現的⾃我,從而在與創作共處的時間裡,逐漸學會舔舐心頭上的傷口,完成自我療癒並學著⾯對⼼底最⾚裸的情感。


《不同的自己》/2021/61.0x78.5x21.0cm/壓克力於木雕。


在孟耿如《來夢裡的空間》之中,有⼀位出現在每件作品的外星⼈ARU,⼀個頭與⾝體分開、開著花朵的⾓⾊。對藝術家來說,這是她作品的核心角色,它沒有性別,因為她希望『外星⼈阿如ARU』能夠自由地讓觀者自我投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