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acebook的 - 黑圈

以生命之線撼動靈魂|塩田千春「顫動的靈魂」特展

除了草間彌生之外,塩田千春大概就是日本藝壇最受注目的女性藝術家了。今年,台北市立美術館特別邀請塩田千春來台,舉辦「塩田千春:顫動的靈魂」特展,以許多大型的裝置藝術,透過視覺震撼每個觀賞者的靈魂。


Text by 張禮豪;Photo from 台北市立美術館

▲塩田千春,《不確定的旅程》,2016/2021,金屬框、紅毛線,尺寸依空間而定。展出現場:「塩田千春:顫動的靈魂」,臺北市立美術館,2021年。攝影:林冠名。


說起來,塩田千春大概是放眼現今日本當代藝壇,除了草間彌生(Yayoi Kusama)之外討論熱度最高的一位女性藝術家(無論是學術或市場),受到波蘭纖維藝術家瑪格達蓮娜.阿巴卡諾維奇(Magdalena Abakanowicz)啟發,她在1996年自京都精華大學油畫系畢業後前往德國發展,並先後師行為藝術先驅瑪莉娜.阿布拉莫維奇(Marina Abramovic)以及德國藝術家瑞貝卡.霍恩(Rebecca Horn),充滿生命力的跨界行為藝術展演使她迅速受到各界關注。


▲塩田千春大概是放眼現今日本當代藝壇,除了草間彌生之外討論熱度最高的一位女性藝術家。


在2015年,塩田千春代表日本參與第56屆威尼斯雙年展,在這個國際間最具影響力的藝術盛會上,塩田千春匯集了來自世界各地的鑰匙,並以紅線交織串連出人們各自生命記憶的大型裝置作品《The Key in the Hand》,不但視覺上帶有強烈的衝擊性,蘊含的內在精神也大大地撼動了到訪的人們,讓她就此奠定在國際藝壇的地位。


與草間彌生相同,塩田千春面對創作的偏執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她擅長透過一根根黑色、紅色或白色的線繩在向度不一的空間裡編織出恢弘的景觀,而被刻意放置於網中且往往懸空的各種日常生活物件,無一不指向個人生活、情感乃至於與外界他人的共感可能,並藉此探索無形的情感如同透過有形物件來體現,進而留下更為真實深刻的印記。


千絲萬縷的情感連繫

▲塩田千春,《去向何方?》,2017/2021,白毛線、鐵絲、繩子,尺寸依空間而定

Courtesy: Galerie Templon, Paris/ Brussels。展出現場:「塩田千春:顫動的靈魂」,臺北市立美術館,2021年。攝影:林冠名。


此次在台北市立美術館舉辦的「塩田千春:顫動的靈魂」一展由日本東京森美術館(Mori Art Museum)館長片岡真實(Mami Kataoka)策劃,包含多件大型裝置,另有雕塑、行為藝術錄像、攝影、素描以及舞台設計及其相關圖稿等共百逾件作品,是她創作生涯至今規模最大,也最為全面的一次展覽。


▲塩田千春,《集聚—找尋目的地》,2014/2021,行李箱、馬達、紅繩,尺寸依空間而定。Courtesy: Galerie Templon, Paris/ Brussels。展出現場:「塩田千春:顫動的靈魂」,臺北市立美術館,2021年。攝影:林冠名。


展覽主要思想核心都圍繞在塩田千春一直以來持續不斷探索的命題—「不在中的存在」(presence in absence)之縮影。那些不具物理存在,卻在在牽引你我生命的事物透過她的創作,都化為令人顫動不已的強烈感受,讓人們對於生命的短暫與無常有更深刻的體會。


▲塩田千春,《繫著微小記憶》,2019/2021,複合媒材,尺寸依空間而定。展出現場:「塩田千春:顫動的靈魂」,臺北市立美術館,2021年。攝影:林冠名。


展覽由一艘艘懸吊半空中、以白線細密纏繞的船列所組成的《去向何方?》一作揭開序幕,帶領著觀者踏上探索生命的路途;《不確定的旅程》則在以滿佈300平方公尺空間中,以糾纏交織的紅線表現人與人之間錯綜複雜的關係狀態。


▲塩田千春,《靜默中》,2002/2021,燒焦鋼琴、燒焦椅、Alcantara黑線,尺寸依空間而定,製作贊助: Alcantara S.p.A.。Courtesy: KENJI TAKI GALLERY, Nagoya/ Tokyo。展出現場:「塩田千春:顫動的靈魂」,臺北市立美術館,2021年。攝影:林冠名。


《靜默中》一作的創作靈感來自於她童年記憶中一場大火後被棄置現場的焦黑鋼琴,在千絲萬縷的黑線中,觀者彷彿隨著她重新回到了過去,召喚出寂靜卻始終清晰的特殊感受……此外,跟著展覽動線前進,我們也得以透過相關影像紀錄,追溯她如何橫跨繪畫、行為與裝置藝術,進而發展成多方位的創作者。


▲塩田千春,《成為畫》,1994,行為藝術、裝置(紅色瓷漆)。澳洲國立大學藝術學院,坎培拉。數位輸出,2019,166 x 110 cm / 72 x 48 cm x 6,作品圖像攝影:Ben Stone。展出現場:「塩田千春:顫動的靈魂」,臺北市立美術館,2021年。攝影:林冠名。


尤其她首次將自身投入行為表演,用畫布裹住身體並淋上紅色瓷漆的創作《成為畫》,無疑是促使她自講究技巧的窠臼中獲得解放的重要轉折,雖然已經是廿多前的作品,今日看來仍然相當震撼。


塩田千春的藝術實踐始終與其自身生命經驗緊密扣合,透過遊走在不同創作媒材的邊界,深刻地捕捉身體感知與心理狀態之間的幽微牽動。置身於她時而充滿寂靜詩意,時而又恍若重拳直擊的不同作品面前,我們或會知曉縱然生命未必美好,始終有那麼一些片刻記憶帶來溫暖;同時也提醒著我們,在回望來時路之餘,不忘對前方的未知保持好奇。